新华网 > > 正文
2021 10/ 14 08:31:53
来源:北京青年报

养老驿站:需要政府帮也要自己闯

字体:
咪乐|直播|苹果app官网下载 北约共出动1150架次战机,实施2300余次空袭,投放了近42万枚、总计达22000吨的炸弹,其中就包括颇受争议的贫铀弹,以至于塞尔维亚近年癌症患者人数逐年增加。

  九九重阳日,又到老年节。北京市民政局送上一份独特的“礼物”:为推动各街道乡镇与居住在本地的基本养老服务对象“接上头”,北京将建立养老“服务群”,委托片区内的养老服务驿站当“群主”,做好本地养老顾问,为片区长者服务。这是北京在为居家养老的老年人建立千余家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后,推出的又一项接地气的新举措。

  北京市常住人口中,60岁及以上人口约有430万,65岁及以上人口约有290多万。目前,北京老年人正在以一天500人、一年15万人的速度增加。在一些核心区,很多街道的老龄人口已经超过30%。北京启动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建设,打造“广覆盖、贴需求、惠民众、可触及”的社区养老服务网络,基本实现了城乡社区养老服务全覆盖。“一刻钟养老服务圈”初现雏形,养老驿站已经成为北京市老年人社区居家养老的重要依托和“总服务台”。

  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就近为有需求的居家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陪伴护理、心理支持、社会交流等服务,由专业团队运营,是政府为社区老年人提供基本养老服务的重要载体和主要途径,不仅受到老年人欢迎,也为他们的子女减轻了负担。但是,由于养老驿站传统的思维定式,造成一些运营者对政府补贴过度依赖,经营过程中出现收支失衡乃至难以为继。因此,要想让这件惠及千家万户的民生实事更可持续地健康发展下去,应当通过更加市场化的运营手段,切实发掘老年人有效需求,从而提升养老驿站的“造血能力”。

  从目前养老驿站的运营来看,政府补贴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除无偿提供建筑设施外,政府还给予每个社区养老驿站平均30万元的一次性建设补贴,并按不低于服务费50%的标准给予流量补贴,从而引导驿站更好地为老年人提供服务。仅2020年,北京对社区养老服务驿站提供的补贴就达到9877.36万元。此外,北京对经民政部门认定的养老服务机构实行水电气热收费与居民用户同价,节省了养老服务驿站的运营成本;给予连锁运营补贴,吸引了众多品牌企业参与养老服务。这些政策措施,对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产业,让广大老年群体享受优质养老服务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此基础上,为了让养老驿站运营更可持续,政府还出台管理办法,鼓励养老驿站在确保基本养老服务质量、频次不下降的前提下,尝试更多灵活经营的新方式,从而更好平衡其公益属性与市场属性。

  有了政府的大力扶持和引导,养老驿站的功能定位、服务界限、退出机制已经日渐清晰,接下来就需要养老驿站的经营者通过细致入微的创新式服务,通过更好满足老年群体个性化、多样化的养老服务需求闯出一条发展之路。

  从长远看,养老驿站应根据老年人的需要,开拓康复理疗、老年旅居、社区大集、老年用品和辅具销售等市场化服务项目;主动将市场优质充足的养老资源有效整合到养老驿站服务中,让市场资源的优化配置作用更加显现;在政府的规定项目之外,通过必要的市场调研,针对养老驿站的特点引进服务商或提供额外服务,并制定出合理的服务价格,进而实现分类保障、多层供给。只有主动作为,积极想办法,才有希望彻底打通养老驿站目前存在的堵点、难点问题,提高养老驿站的市场化运营服务水平、服务质量和生存发展能力。

  在重阳节前,有关方面提出建立养老“服务群”,让养老驿站当“群主”,不仅是政府为进一步发挥驿站功能所做出的有针对性安排,也为养老驿站经营者提供了更加细致入微地深入片区了解老年人市场需求的大好时机,万万不可错过。(栗玉晨)

【纠错】 【责任编辑:冯文雅 】
阅读下一篇: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98011127954993
百度